星图线路测速_2015年PMI小幅回升经济弱企稳 2016年就业承压

  统计数据显示,12月制造业PMI中的从业人员指数已降至2012年1月以来的最低值。当月具体数值为47.4%,相比上月下降0.2个百分点。谢亚轩认为,PMI就业指数一再下跌,显示在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大型国企就业是主要风险点,如何平衡去产能与就业将是今年经济工作的主要难题之一。

  “制造业PMI有所回升,产出、新订单、采购量均上行,但就业指数比较弱,整体看制造业出现企稳迹象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公司首席宏观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至于经济是否企稳,现在说还为时过早。12月PMI的趋势仍然较弱,也远低于历史同期,属于持续收缩。”

  新年伊始,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5年12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为49.7%,相比上月回升0.1个百分点。PMI出现小幅回升,但是行业分化明显:消费品制造业稳定增长,同时重工业继续收缩。

  2015年全年已经结束,多项经济数据将陆续出炉。相较固定资产投资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及GDP等数据,作为先行性指标的PMI数据发布较早,成为观测宏观经济走势的重要指标。

  招商证券固定收益团队分析师孙彬彬点评时指出,制造业PMI显示经济边际弱企稳。结合11月经济数据,经济增速有望在四季度实现弱企稳,经济持续企稳概率进一步上升。

  “只能说工业相对平稳,但还是在低位徘徊,没有看到向好的趋势,工业去产能的任务还比较繁重。”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  行业分化

 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和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双双回升,但行业分化明显。

  首先是制造业和非制造业之间的分化。统计数据显示,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54.4%,其中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.7%,均处于50%的荣枯线上方,继续保持扩张态势。而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虽回升0.1个百分点,但仍处于临界点下方,处于收缩的态势。

  实际上,自2012年服务业增加值占比首次超过第二产业以后,中国经济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加速转型。其间服务业快速增长,至2015年前三季度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达到51.4%,中国经济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的趋势更加明确。

  “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明显上升,已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。”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融合,也可以明显看到制造业向两端(研发设计和品牌服务)延伸。”

  从制造业细分行业来看,制造业亦呈现明显分化:消费品制造业、高新技术制造业表现突出;重工业则处于持续收缩的区间。

 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2015年12月消费品制造业PMI为54.4%。全年来看,2015年消费品制造业PMI均值为52.9%,一直处于扩张区间,且高于制造业总体3.0个百分点。

  其中,汽车制造、农副食品加工、食品及酒饮料精制茶等行业延续较快的扩张态势,PMI均处在55%以上的较高景气区间。对此,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表示,消费需求持续释放,消费品制造业稳定增长。

  统计局的数据还显示,2015年12月高技术制造业PMI为53.0%,年均值高于制造业总体2.9个百分点,显示产业结构升级不断推进。

  重化工行业则处于持续收缩的区间。数据显示,2015全年钢铁行业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均值为42.35%,各月数据均位于50%的荣枯线之下。

  就业承压

 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2015年前三季度GDP增长6.9%。这是宏观经济自2009年二季度以来首次跌破7%。因为经济增速低于7%,市场对未来宏观经济走势关注颇多。

  作为较早发布的先行性指标,PMI是市场观测经济走势的重要参考。12月制造业PMI为49.7%,高于上月0.1个百分点。因为供给侧和需求侧双双回暖,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均有所回升,二者重回临界点上方。招商证券(19.640, 0.02, 0.10%)固定收益分析师孙彬彬认为,制造业PMI显示经济边际弱企稳。

  赵庆河则表示,12月PMI虽然微幅回升,但仍位于临界点以下,且低于历史同期水平。近期原油价格降至多年最低点,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和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持续下降,年底资金紧张状况更加突出,相关行业企业的生产经营受到一定影响,制造业下行压力依然较大。

  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认为,12月PMI指数延续了11月宏观经济数据的改善趋势,这表明年内经济继续恶化的可能性降低,2015全年经济增速将稳定在7.0%左右。

  1月4日《人民日报》采访的权威人士表示,在当前形势下国民经济不可能通过短期刺激实现V型反弹,可能会经历一个L型增长阶段。

  “L型是长期趋势,从工业企业效益、PPI来看,只能说工业相对平稳,还没有向好的趋势,目前仍在低位徘徊,工业去产能的任务还比较繁重。”徐洪才说。

  去产能已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确定为今年的五大工作任务之一。目前中国产能过剩的主要领域集中在钢铁、煤炭等以国企为主的重工业。在经济增长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情况下,僵尸企业出清等“供给侧改革”可能导致结构性失业的出现,进而使就业承压。

  统计数据显示,12月制造业PMI中的从业人员指数已降至2012年1月以来的最低值。当月具体数值为47.4%,相比上月下降0.2个百分点。谢亚轩认为,PMI就业指数一再下跌,显示在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大型国企就业是主要风险点,如何平衡去产能与就业将是今年经济工作的主要难题之一。

  去年年底,李克强总理在《经济学人》发表的署名文章提到,要更加关切就业、居民收入增长和生态环境的持续改善等三个指标,被认为是“新克强指数”。在清理僵尸企业背景下,就业或受重压。

 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认为,随着钢铁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进一步去产能,未来就业形势仍然严峻,需要财政政策发挥更积极的作用。

  “新增就业主要看非制造业。”前述券商宏观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清理僵尸企业会对就业产生一些影响,但影响不会太大。不过经济下行本身可能导致就业压力上升。”

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,极致后台体验,无插件,集成会员系统
星图平台官网-注册登陆指定站 » 星图线路测速_2015年PMI小幅回升经济弱企稳 2016年就业承压

星图平台官网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